无限出逃

Mercury Travel【一】

*/厌世冷漠影帝攻×乖巧懂事助理受

*/床伴变男友/一个用爱感化爱的故事

*/感谢所有的喜欢(请勿在评论上升任何人/都是假设)


“水星是离太阳最近的一颗行星,但它无法脱离自己的轨道,也无法再接近太阳。”    


  黄明昊想,就算范丞丞从来不会回头看他,他也还是会一直围着他转。    


  这是命数,他甘愿认栽。



-



/chapter 1/



-



  厚重的黑色窗帘遮住了窗外艳红的夕阳,一丝一毫都没放进来,冷色调的大房子在窗帘的功劳下跟晚上毫无二致,客厅里没开灯,只有挂在墙壁上的电视闪着光,放着不知名的家庭伦理剧,纷纷扰扰的显得这间房子不那么冷清。 


  厨房里倒是灯火通明,如果说这间屋子有什么是能透出一点温柔缱绻的,那一定是那个小小的忙碌着的粉色身影。 


  黄明昊穿了一身淡粉色的小西装,新烫的小卷毛软软的搭在额头上,声音轻柔的不知道哼的什么曲调,白嫩的手指还并不太熟练的处理着手上的蔬果,虽然知道那个人可能并不会吃,但是他就是想亲手做点什么给他。 


  范丞丞这次去国外领奖没带多少人,除了造型就只带了经纪人王琳凯。  


  年少成名,又因着与生俱来的天赋和自成一派的矜贵气质,近几年也大大小小的拿了不少奖项,影帝这个称呼,对范丞丞而言并不算陌生。 


  拿了奖又脱稿发表了获奖感言,一下台就把奖杯递给等在旁边的王琳凯,一边解着扣子把外套脱下来一边往后台休息室走,他今天的造型是一件黑色压了红边的长款西装,范丞丞平日最烦这种繁琐的衣服,现在更是多穿一刻都不行。 


  冷着脸往里走,途中遇见几个后辈弯腰同他打招呼也没理,王琳凯倒是在一边对那几个小女生笑了笑。 


  “什么时候回去?”一路上范丞丞都板着脸没什么表情,直到进来休息室才长腿一迈坐在沙发上开了口。 


  “今晚,小家伙跟我说给你准备了礼物。”


  王琳凯是自打范丞丞出道就跟着的,一路走到现在拿了这么些奖也就不觉得那奖杯多珍贵了,跟着进屋把奖杯随便放在化妆台上就也坐到范丞丞身边。


    黄明昊是近几年才跟着范丞丞的,他来的突然又像是上面安排下来的,王琳凯虽然对他的到来充满了疑问,但是等看到人以后,这些疑问就全变成了惊讶。


     刚离开校园的学生仔,黑漆漆的眸子在看到范丞丞以后就变得亮晶晶的,王琳凯是范丞丞的经纪人,新来了助理自然由他安排,黄明昊乖乖的现在门口,背着个小包,乍一看没什么特别的,可是王琳凯还是认出来那包价格不菲,心下了然,这小公子不知道是范丞丞什么时候惹下的情债。


    “小家伙,你有什么想不开的非要跑来给我们丞丞当助理啊?”哪怕范丞丞就在一边的老板椅上坐着,王琳凯说话也没什么顾虑。


    “我跟丞……我跟范先生以前就认识。”黄明昊刚准备开口跟人一起喊丞丞又想到自己现在只是一个新来的小助理这样喊实在不合适就赶紧改了口。


    “那既然认识就生活助理吧,工作上的事太麻烦了,小家伙你肯定搞不明白。”王琳凯看范丞丞一点反应都没有就随便给黄明昊安排了一个。 


  听到王琳凯调侃意味明显的话,身旁的人倒是没什么反应,仍是一脸淡漠的靠坐在那里闭目养神,王琳凯耸耸肩转身出去叫了化妆师助理过来卸妆,又吩咐造型师把衣服和奖杯收好,安排好这一切他就也坐到一边刷手机去了。 


  给范丞丞卸妆是新来的一个小姑娘,花痴的功夫卸妆水渗了一点到范丞丞的眼睛里,疼倒是不疼只是难受的很,范丞丞立马皱眉,气场压人,小姑娘害怕的在一边直道歉,王琳凯闻声过来问了问情况就示意小姑娘继续,手头麻利点不至于挨骂。 


  黄明昊做好那盆他新学的营养沙拉以后就拿保鲜膜封着放进冰箱了,他不知道范丞丞喜欢吃什么,范丞丞也从来没跟他单独吃过饭,他翻遍了网上的食谱也只觉得这一样健康又营养,也基本不会做出来叫人难以下咽,抬腕看了眼时间,他不知道范丞丞几点结束又什么时候会到,只是先前问过王琳凯说今天会回来就傻傻的跑来等着了。 


  犹犹豫豫,反反复复。 


  最终还是编辑了一条“什么时候回来”给范丞丞发过去,发出去的消息就像石沉大海杳无音讯,意料之中的事,但黄明昊仍是有些失望的把手机放下。 


  范丞丞是下了飞机才收到这条短信,并未打算回复,手机倒也巧的没电关了机,索性干脆置之不理。  


  将近十个小时的飞机,范丞丞到家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多了,一打开门就借着月光看到沙发上小小的一团,为了方便,黄明昊在这边的睡衣其实就是一条前襟绣着卡通小兔子的粉色荷叶边睡袍,他总爱蜷着腿把自己整个人都塞进睡袍里,就像现在这样小小一只缩在沙发角落里,膝盖蜷进睡袍,两只细白的手臂松松抱着自己的膝盖。 


  在玄关处换了鞋,并不在意沙发上的人是否睡着了,一伸手就拍开客厅的大灯,突然的光亮猛地把人晃醒,原本已经适应了黑暗,半睡半醒间突然的光亮叫人有些不适应,黄明昊一边笨拙的坐直身子一边抬手遮着眼看向门口。 


  “你回来啦....”被人毫不在意的用光晃醒也没一丁点不开心,看清人以后就更是除了欢喜没有别的情绪了,伸腿出来也顾不得蹬上拖鞋,光着脚就朝着门口黑衬衣黑裤子的人跑过去。 


  范丞丞依然是那么一副表情,冷漠疏离,看着随着人跑起来的动作而一晃一晃的睡袍下摆眼神暗了暗,黄明昊天生体毛稀疏颜色浅淡,光滑的小腿在客厅冷白色灯光的照射下微微泛着光,两只脚的脚趾有些害羞的交叠一起站在那里,范丞丞见状皱了皱眉,低声说了句脏不脏就绕开人往里走。


 黄明昊见到人以后满心的欢喜被范丞丞略带嫌弃的一句话浇的彻底,垂着头表情有点难过,手指抓着自己柔软的睡袍下摆,松松紧紧好半天才小声开口:“不脏的...下午等你的时候我都擦过了的。” 


  走在前面的人也没回应自顾自的从茶几上拿了充电器给断了电的手机充上电才算是真正看了黄明昊一眼。 


  “做头发了?”范丞丞记得他走之前小孩还是一头黑直发,乖乖巧巧的,现在倒成了一头栗色小卷毛,范丞丞打量着就伸出手摸了摸又抓了抓,他从前就最爱揉黄明昊的头发,小孩的发质异常好,发丝又软又细,抓在手心里痒痒的。 


  动作温柔娴熟,就像在抚摸一只没有攻击性的小动物。 


  黄明昊轻轻嗯了一声,没再说话,之前跟着范丞丞跑通告的时候,造型姐姐突发奇想就把他拉过去做了个一次性小卷毛,原本以为范丞丞回来会不高兴,结果却意外的得到一个挺可爱的评价,后面范丞丞出去没带他,他就干脆去理发店烫了一个。 


  只要范丞丞说喜欢的,他总千方百计的也要满足。 


  “你还没吃饭吧,我做了...”黄明昊突然想起来自己放在厨房里的东西,脸上挂着大大的笑脸抬腿就要往厨房跑。 


   范丞丞只淡淡说了个鞋字就也没拦着人动作,自顾自坐到沙发上去。 


  黄明昊宝贝似的从厨房端了一盆花花绿绿的东西出来,献宝似的把摆放在范丞丞面前,还未开口就被沙发上的人一个使劲拽了过去,范丞丞两只手隔着睡袍的棉质布料托着两瓣臀肉叫人跨坐在自己腿上,黄明昊挣扎着还是想让范丞丞看看他忙活了一下午的东西。 


  似乎是对人不专心的惩罚,范丞丞一手顺着黄明昊的睡衣下摆伸进去在小孩光溜溜的大腿上抚摸揉搓,伸腿把桌子上那盆分散小猫注意力的东西一脚踢进旁边的垃圾桶里,砰的一声,身上的人不再动了,乖乖的趴在范丞丞肩头任人动作。 


 安全起见/走个链接


  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房间里空无一人只余一室狼藉,黄明昊只好又趿拉着拖鞋去主卧找人,范丞丞从来不会带他去主卧做,推开门进去的时候就看到范丞丞正气定神闲的靠在床头看书,书倒不是什么陌生的书,是他的那本《圣经》。 


  踢掉拖鞋钻进被子里,手臂穿过身边人腰腹,脸侧搭在范丞丞腰侧,皱皱鼻子使劲汲取属于范丞丞的气息。 


  “怎么了?”范丞丞从来对黄明昊还是有几分柔情与关心的,黄明昊一反常态的黏他叫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就问了这么一句。 


  “想你了。”黄明昊说话的时候脸颊一颤一颤的在范丞丞肚腹上,震得范丞丞腰间痒痒的忍不住伸手挠挠下巴又揉揉尚还潮湿的头发,又问了一句是不是换了浴液。 


  黄明昊没想到范丞丞会记得这样细小的事情,只答了句之前的用完了,范丞丞也没再追问,只继续看那本厚厚的《圣经》。  


  “你能喜欢我一下吗?” 


  黄明昊无厘头的冒出这么一句,他没敢抬头,他已经预料到范丞丞一下子冷下来的难看表情以及这个问题并不会有答案。

评论(206)
热度(4880)

好好活下去才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

© 无限出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