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出逃

无限出逃

*/一发完(2000fo福利姗姗来迟)

*/推荐配合BGM阅读/评论有一些想说的话

*/感谢所有的喜欢/这篇仍期待看到长评


BGM:West Coast-Lana Del Rey

(请一定要听这首神仙歌/可以不看文但一定要听歌)


-



咸涩的海风随着浪潮一阵阵打过来,艳烈的太阳因为没了遮掩便放肆的照下来。

 

范丞丞一手撑在车窗上一手扶着方向盘,硕大的墨镜遮了半张脸,冷硬的嘴角还是暴露出他不开心的事实。

 

副驾驶的人倒是不把他气恼的样子放在眼里,白嫩的脚趾蹬着前窗,细白的腿明晃晃的搭在前台,沙滩短裤因着动作下坠几分,露出少年特有的青涩浅白的大腿,他生的干净,天生体毛稀疏。

 

开车的人眼神暗了暗瞥了一眼,语气生硬的问副驾的人为什么要跟来。

 

心之所向,身之所至。

 

少年笑着开口答道,刚吃过糖的嗓子还带着分甜腻。说完自知不会得到什么回应般的拿下腿从储藏盒里翻了半天摸出半包烟来,拿在手里把玩着,抽出一根夹在指尖端详片刻,轻轻一折,丢出窗外。

 

好好的半盒烟叫他全折了干净,烟草碎屑撒了一身,他却好像不在乎一般重新曲起腿抱着胸前轻轻靠在椅背上看着车窗外空旷的公路,波光粼粼的海平面和金色的沙滩,状似无意又好像呢喃。

 

你答应我说你不抽烟了的。

 

 

 

黄明昊第一次见到范丞丞是在一次家宴上,那时他不过十来岁,青年一身得体却又略显老气的西装,神色清泠孤高的站在现任家主身边,任人把他以信任家主的身份介绍给众人。

 

论辈分算,黄明昊的母亲同范丞丞,是表系同辈。

 

27岁就接任家主,哪怕他年纪这样轻,这场家宴到场的所有人无论长幼仍都应当去同他过一面打个招呼。

 

范丞丞刚结束一番虚与委蛇的谈话,就看到他那位美丽端庄的表姐牵着一个小小的软白好看的小男孩朝他走过来,如果没猜错的话,那个小家伙今晚是要留在他身边的。

 

母亲牵着他的手过去的时候,黄明昊只看到范丞丞在看见他们过去之后微微抬了嘴角,眼底却还是清冷一片。

 

昊昊,问叔叔好。母亲轻拍他的肩膀,语调轻柔。

 

叔叔好。黄明昊仰着头稚气的喊道,范丞丞伸手揉了揉他的头说你好。

 

 

后来母亲同人谈了什么他不清楚,只知道最后母亲走的时候眼里带着不舍却还是按着他的肩膀叫他站在原地不要跟出来,年仅十岁的他不明白母亲为何不带他走,眼里噙着泪小声喊妈妈。

 

最后母亲还是走了,半生美丽的女人还是脸颊挂着泪狼狈的离开,只留了一句要好好听叔叔的话,便再也没有回头。

 

 

自此他便被范丞丞养在身边,范丞丞待他极好,衣食住行亲力亲为,又因着范丞丞家主的地位也无人敢欺负他,一直顺遂的长到十六岁。

 

直到十五岁都没什么变故,却在十六岁的生日发现他肮脏不看的心思。

 

范丞丞身边从来不缺人,但他从不会把她们带到他面前,十六岁生日宴上范丞丞来迟了,下车第一件事却不是走向他,而是站在车边等着那个穿着一身华贵晚礼服的女人下车。

 

身边的人都在窃语,说不出意外那个女人就是未来的主母了,是他的小婶婶。

 

 

五层的大蛋糕被推翻在地,范丞丞轻轻握着那个女人的手站在门边,第一次面色那么难看的看着他。

 

不过是因为蛋糕最顶一层正好砸在那个女人肩膀上。

 

昊昊,道歉。范丞丞的语气不容置喙,眼里没有一丝一毫的迁就,冷厉的看着黄明昊,见人没反应又重复了一遍同样的话。

 

他深深看着他,在确定他的眼神里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温柔包容以后红着眼眶跑出大厅,经过门口狠狠撞了那位身份尊贵的男人一下。

 

 

他喜欢范丞丞,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直到现在一发不可自拔。

 

他从大厅逃跑,范丞丞只能冷着脸叫下人去找他,在后花园的玫瑰丛里找到他的时候,精致的手工西装已经被他弄的脏乱不整,脸颊手臂也被玫瑰刺划出细小的血痕。

 

小少爷,家主在等您。

 

下人对他还是恭敬的很,范丞丞对他的宠爱在旁人眼里也是掺不得假的。

 

 

被人带着去书房的时候,他原以为会像之前的每一次一样只有他跟范丞丞,只要他撒个娇服个软范丞丞就拿他没办法。

 

可是这次推开门,里面除了范丞丞以外还有那个肩膀上搭着范丞丞外套的女人,黄明昊看见范丞丞的外套领口也沾了奶油之后性子里被范丞丞娇惯出来的顽劣一下子钻了出来,他快走几步过去狠狠把那件外套从女人肩膀上扯落。

 

范丞丞过来使劲抓着他的手腕甩开,语气没了半点温柔,冷冷的命令他道歉,得到的却是小孩狠狠撞上来的嘴唇,和咬破舌尖以后的满嘴锈味。

 

用了十分力的一巴掌,因着惯力黄明昊没站稳摔倒在地上,范丞丞养他六年,第一次动手打他。

 

豆大的水滴落进毛绒地毯不见踪迹,黄明昊垂着头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一点示弱的声音,顶着范丞丞的鞋面,看人带着那双高跟鞋一同离开。

 

 

他喜欢范丞丞,他怕范丞丞会厌弃他,便再也没过问过关于那个女人的任何事。

 

范丞丞那次甩了他一巴掌以后,便对他不再那般亲近,衣食住行仍是最好的,却再也不会亲力亲为。

 

 

 

范丞丞这次去加利福尼亚是为了选婚礼场地,那个门当户对的女人无疑是最好的主母人选,他没理由拒绝这门婚事。

 

走前同管家交代事情的时候被黄明昊偷听到,提前一天就偷偷躲进范丞丞的私人飞机里,直到范家的人打开门看见蜷缩在后座上睡着不安稳的小孩,叫了人过来。

 

范丞丞只看了一眼叫人拿条毯子给人搭上便换了飞机。

 

他转身的时候,蜷着的人静静睁开眼,绝望的看着那个挺拔的背影,最后他还是偷偷混在范丞丞随行的人里,跟他上了同一架飞机。

 

飞机起飞以后范丞丞才发现混在人群里的他,抬手揉着眉心很是烦闷,只冷淡的同他说了一句话便叫保镖把人脱到另一半坐下看好。

 

这次回去,我送你回黄家。

 

 

婚礼地址选择海边的一个小镇,位置很好找,范丞丞开着车去,到了地点黄明昊仍是抱膝坐在副驾驶,他一个人下车去看了,来回不过十分钟就又上车,那条路很长,沿着海岸直直的走。

 

我们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吧。

 

黄明昊抱着膝蜷在座椅上,一脸神往的看着那条仿佛看不见尽头的公路呢喃,鬼使神差的范丞丞竟然什么都没说只是上车载着人沿着路走。

 

中间黄明昊发现那半盒烟,想起他之前嗓子不好总咳嗽,范丞丞便每次都藏到书房去抽烟,他又一会找不到人就要着急使性子,管家无奈只把范丞丞在书房的消息告诉他,一推门满屋都是烟气,呛得他咳出眼泪。

 

范丞丞抱着他叫医生过来,拿了药吃下才舒服了几分。他缩在浅色被褥里,眼睛湿漉漉的看着范丞丞,小声问他,叔叔以后可以不抽烟吗。

 

那时他是怎么回答的,他附身亲他额头,说好。

 

可是现在呢,范丞丞不常开的车里都藏着烟,他骗他,他始终都在骗他。

 

 

他们沿着路开,夕阳悄悄往下坠。

 

黄明昊突然起身跪坐在副驾上,探着身子凑过去跟范丞丞接吻。

 

带着一股亡命天涯的狠绝,带着一丝孤注一掷的绝望,落日坠下海平面,他的爱情未曾开始就要泯灭。

 

他知道范丞丞不喜欢他,可是又有谁能拒绝糜烂的情欲呢。


上车吧

(Wifi网络下点击连接/流量情况下是打不开的)



带着体温的外套被人丢过来,范丞丞只穿着黑色的工字背心坐到驾驶座,从手盒里拿了整包烟出来,拆包点燃举于齿间,一套动作连贯又迷人。

 

伸腿拿脚尖勾过方才被人丢下的衬衫外套随便套上,腿一动股间又是黏连一片。

 

艳阳已全部隐身海面,路面早已无人,黄明昊便没什么顾忌的拢着带着男人气味的衬衫赤脚下车走回他的副驾驶座,他里面什么也没穿,冰凉的海风透过衬衫席卷全身,干涸的液体巴在腿上难受的很。

 

他刚从副驾坐好,范丞丞就从另一边启动车子。

 

黄明昊只在前襟系了两颗扣子,慵懒的盘腿坐着,突然又撅着屁股趴过去够范丞丞放过放在门盒里的香烟,艳红糜烂正对着后视镜,范丞丞瞥了一眼,颊侧肌肉咬的紧绷。

 

葱白如玉的指尖夹着深色烟蒂,斜斜靠在椅背和车门的夹角里,眼神迷离的看着指尖擦燃的火苗。

 

他其实早就会抽烟了,在他意识到他喜欢他叔叔的时候,他就偷偷在后花园的玫瑰丛里抽过范丞丞忘在烟缸侧壁的半截香烟。

 

他没告诉过范丞丞,他身上总带着隐隐约约若有似无的烟味,在他后来不再哄他入睡的那段时间里,他总会自己偷偷躲进他的玫瑰花丛,吸了满身玫瑰气与烟味再回房睡觉。

 

淡淡的烟草气息,是范丞丞留给他不多的温柔气息。

 

 

一路无言,范丞丞只顾着开车,他就倚在哪里抽烟,抽的极不认真,想起来才凑过去吸一口。

 

好像在私奔啊。

 

他喃喃,却未得到半点回应,黄明昊吃吃的笑着,终归于底都只是他一个人的笑谈罢了。

 

 

回国以后谁也没提那荒唐的乱伦之交,黄明昊被送回黄家,范丞丞迎娶他的当家主母。

 

黄母再见到儿子的时候,清泪落了满脸,紧紧把他抱在怀里,语无伦次的说着,黄明昊向来早慧,一下子抓住重点。

 

他的母亲说。

 

还好你回来了,还好你回来了。

 

 

他不知道母亲在害怕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母亲对于自己被范家逐出有什么好开心的,他只知道他大概再也没机会见范丞丞一面了吧。

 

不知道他肩上的疤痕还在吗。

 

一响贪欢的爱情,又到底存了几分情真意切。






评论(120)
热度(2304)

好好活下去才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

© 无限出逃 | Powered by LOFTER